• 2018年宁夏青少年科学调查体验活动启动 2019-10-22
  • 《汶川十年·我们的故事》一:寻找向日葵 2019-10-21
  • 3岁小孩骑童车绊倒老人算交通事故警察这样解释 2019-10-18
  • 新疆普通高考评卷工作有序进行 2019-10-18
  • 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中那个装满母爱的书包 2019-10-13
  • 【专题】走龙江丝路 向北看发展 华南城 全国重点网媒龙江集中采访活动 2019-10-13
  • 关注养老金领取资格认证难:异地居住自证很别扭 2019-10-06
  • “中天·钱报”助学行动第12季启幕 今年再助640学子起跑 2019-10-06
  • 日防相致电马蒂斯 要美说明中止美韩联合军演情况 2019-10-05
  • 共享单车怎么骑过“过度竞争”这段路 2019-10-05
  • 还加上制裁伊朗引起价格飙升的石油战 2019-09-19
  • 只有资本主义会关门,社会主义,有无穷的爆发力 2019-09-10
  • 凯恩两球补时绝杀 卡利尼奇拒绝登场被开除 2019-09-10
  • “中国端午·诗意宜昌”端午诗会精彩上演 2019-08-23
  • Building sound economic fundamentals is the best way to allay a currency crisis in Pakistan 2019-08-23
  • 如何开一家彩票店 > 逆位皇帝 > 第一百九十一章 太阳

    河北福彩11选五:第一百九十一章 太阳


      可就在此时,她慢慢的看清了少女背后的东西。

      蓝白色的身影忽隐忽现,那是手持长剑的,头戴蓝白羽毛的——与席兹非常类似存在的特殊幻影。

      “原来是这样吗?那就不奇怪了,那就——不奇怪了?!?br/>
      席兹笑了起来,她看着什么都没有的圣杯,轻轻地触碰下了杯壁。

      随后远离的塞莉,她摇着头,认同了塞莉所说的一切。

      “塞莉大小姐,我相信你,所以把你想要看见的未来展现在我们面前吧?!?br/>
      “不是我的未来,也不是我想要看见的未来,而是他们选择的未来?!?br/>
      塞莉是强调了下这些,这还是蛮重要的,无论如何,这次的事件她都不是主角,她也注定只是一个参与者,她是这么认为的。

      似乎也没有什么错,一切都是这么发展的。

      可就在此时,圣杯溢出鲜血的液体。

      第一时间塞莉就没有感觉到恐惧,因为这鲜红的液体,散发出了非常诱人的香味。

      “这是圣血?就是那葡萄酒吧?”

      说了那么多也该口渴了。

      塞莉是没多久想,就举起了杯子。

      可刚抬手,杯子却不见了。

      白色的字体浮现在了她的眼前,奇怪的声音回响在了周围的空间。

      ——

      你的信仰是什么?

      ——

      “没有信仰!”

      ——

      你追求的是什么?

      ——

      “没有追求!”

      ——

      你愿意用自己的能力改变世界吗?

      ——

      “麻烦的事情,请允许我拒绝!但职责内的事情,我还是会去做的,当然这一切由我决定!一切都由我来决定!”

      ——

      叛逆的人,能够,也愿意反抗一切的人,你是错误的,也是正确的。你会是开路者,也会是破坏者,你的未来充满了未知数,可这就是我们想要看到的!你的理念,你的正义!我们认同了。

      ——

      转瞬即逝,塞莉看到了属于自己光辉。

      ——

      汝为世界的反逆者,汝为现世的开路者,汝为人理之中的支配者。

      吾乃天,吾乃父神盖乌斯,吾乃世界的塑造者。

      再此宣布:汝之星罗,此刻逆转。

      ——

      逆位星罗:溢满圣人之血的圣杯,元素女皇。

      ——

      这就是提恩之前所说的感觉吗?

      有意思——溢满圣人之血的圣杯吗?元素支配的能力吗?

      塞莉慢慢的睁开了眼睛,此时她已经完全的理解了自己的逆位星罗。

      看着空空的双手,她竟然试着舔了下自己的手指。

      “果然是好酒,可惜我是喝不到了?!?br/>
      “塞莉大小姐该回去了?!?br/>
      “我想也是,一切都该结束了?!?br/>
      “大小姐,一切如你所愿?!?br/>
      看着眼前出现的大门,塞莉在踏入之前,特意转过头,对着席兹说了一句,她难以理解的话,不是好意更不是恶意,是一句毫无意义的话。

      “也许我想你的蓝发留长点,会更好看?!?br/>
      人影消失了,席兹重新回到了座椅上。

      犹豫良久,她选择摸了摸自己的头发,随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。

      “真的是一点意义都没有,真是随性的大小姐,可这大概就是人,该有的样子吧?”

      席兹梳理了下自己的头发,看着风暴汇集的地方笑了起来。

      ——

      视线再一次回到了正常的地方?这么说好像也不对,虽说在那个诡异的以太之镜呆了大概有五分钟,可貌似意识重新回来的时候,我是刚把手放在这绿色书页之上?

      时间流动不一样吗?无所谓了,反正一切都解决了。

      元素支配,外加圣杯的作用,我可以没有任何副作用的使用魔法,这大概是所有魔法使——也不对,稳定元素量限制了魔法的规模,至少我清楚自己施展不了什么特别厉害的大规模魔法,小魔法消耗的寿命,比如搓几个火球消耗的寿命,大部分魔法使都不会在意。

      要是他们怕死,也不会选择这一行了。当然,我是蛮开心的,至少没人会嫌弃自己活得不够久就是了。

      绿色书页的真名是翠绿碑,这一点在席兹那也听到了,而这东西作用,是帮你完成所有的施法步骤,只需要单纯的发布命令就可以了。

      ——

      “所有的元素,停下来吧,恢复平静吧!”

      ——

      风暴消散,彩虹出现,阳光重新遍洒大地。

      有趣,实在是有趣,所谓的魔法,所谓的世界,真的就是这么容易改变。

      ——

      提恩别的不知道,只知道一切都结束了,周围一切都平静了下来。而面对众人的路西法,迷茫的看向了自己的双手。

      “发生了什么,为什么!为什么一切都停下了!为什么要阻止我!”

      “路西法,你该停下了?!?br/>
      莫德罗对着路西法施展了禁锢的魔法。

      红色的光晕牢牢将路西法控制在了地面。

      可就在此时,众人都感觉到了风暴带来的寒冷被暖意所驱散了。

      温柔的阳光照耀在了每一个人身上。

      ——

      “可怜的人,一切都已经该停下了?!?br/>
      ——

      没有羽翼,却带着温柔话语的克蕾雅,走在了众人之前。

      “一切都该结束了,无论是你,还是我?!?br/>
      每一步的迈出,地面涌出的白色光芒都牢牢的将众人控制在了原地。

      而此时,众人都意识到了,眼前不断靠近着路西法的是谁。

      “天人阿卡姆!怎么可能!你怎么可能附身在克蕾雅身上!”

      不要说是莫德罗,就是提恩也没有办法接受。

      克蕾雅根本没有任何的战斗力,而且是百分百,没有任何隐藏的弱小和无能,这一点提恩绝对可以做出保证。

      而之前莫德罗熟说的,光的精灵王要比暗的精灵王要强,如果说是亚瑟的情况,那真的要比路西法强很多,可——光的精灵王附身的对象是克蕾雅修女,一个多半连武器都挥不动的人,而且展现给众人的感觉,怎么说呢,即便是现在光的精灵王已经完全的展现了身形,却依旧给人非常弱小的感觉。

      没错,就是弱小,弱小到像一张纸,轻轻一戳就破了。

      “提恩解除掉这个魔法!”

      来不及思考,提恩立刻接触了地面,白色的光芒瞬间消散,

      可众人能动后,没有一个急着往前走。

      之前到这里的五个重案调查官,挡住了众人的去路,而此时他们所展现出的光辉,明示了他们的身份。

      四大精灵王以及暗的先驱者。

      位于最前方的克蕾雅,此时的光的精灵王,轻轻的抬起手。

      “路西法,一切都已经结束了,放弃吧?!?br/>
      “放弃?我还能做什么吗?”

      ——

      “活下去?!?br/>
      ——

      “...”

      “...”

      “...”

      活下去,一个简单的意思,一个简单的期待,以及一个简单的愿望。

      可以轻松的做到,也可能无论如何努力都做不到。

      听到这三个字的路西法,愣了好一会,才慢慢的展露了笑容。

      “我也希望你能活下去,所以我才这么做了?!?br/>
      “我想死,我也会死,这才是我的命运,可我不该死,也不能死,我必须要完成自己的职责,这是我们活着的价值?!?br/>
      光的精灵王拔出了克蕾雅一直带着的星钢短剑。

      剑刃之上,寒气溢出。

      见到这一幕的路西法闭上了眼睛。

      “职责吗?你长大了呢,十世,你终于有了点大人该有的样子了?!?br/>
      “这把短剑是在叶神父那找到的。这是你为自己准备的吧?”

      “怎么可能,这说不定只是那个变态神父的个人兴趣而已,我可管不到这么多?!?br/>
      “我之前一直在想,为什么你会用最愚蠢的方式,来改变我们的命运,现在我确信了,我们都是一样的,路西法,我们都是一样的?!?br/>
      “...”

      “我在求死,你也在求死,我们都是不堪重压的人,都在寻求着解脱的方式,我找到了,你也找到了,我们都明白,死是解脱最好办法。路西法,恐怕即便是那群高高在上,全知全能的神明们,也没有办法预料到,两个求死的人,也是必死的人,却在试图互相拯救着?!?br/>
      “...”

      “一个求死的人,却被另外一个求死的拯救了,而被救下人,用尽一切办法,也选择去拯救他。路西法,我们能够违背世界之理,光与暗能够相见,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?!?br/>
      “结局?一切都不会结束的,没这么容易结束的?!?br/>
      “我会完成自己的责任,路西法,我相信你也会完成的?!?br/>
      “...”

      路西法看着克蕾雅,无力的抬起了手。

      后者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。

      “我们不该这么轻易的选择、这条路,我一直在感谢着世界,让我活下来,我非常感谢这个世界的一切,路西法,我——”

      “我一直以来都是在逃避吗?基本我的本质不会让我选择自杀这条路,可我所作的,所想的,都是往着这条路发展吗?”

      路西法摇着头,神圣的姿态下,泪水却涌了出来。

      他抱住了光的精灵王。

      “我会成为第三类精灵的王,也许第三类空间还不够好,但我想,那地方就和人类的世界一样,一开始也都是什么都没有的,所有的一切,都是自己亲手建立起来的。我会带领他们,重建那个地方?!?br/>
      “...”

      “天人阿卡姆,也许我们这一次,是真的永别了?!?br/>
      “没事的,我会等你的,无论是四百年也好,五百年也好,一千年也罢,我都会等你的,世界是温柔的,我们会再见的?!?br/>
      “——”

      路西法已经没有办法回应他了。

      纯白的光芒,已经带走了她,伴随着星钢短剑落地的声音。

      周围所有的光芒都黯淡了下去,克蕾雅跪倒在了地上。

      “克蕾雅!”

      第一个冲过去自然是不怕死的塞莉。

      这家伙只要面对漂亮的女性,绝对是第一个冲过去的,虽说她自己也很漂亮,嗯——或许她没有意识到这一点?

      看着一切都已经结束的提恩,慢慢的收起了剑。

      提恩是最后一个到达克蕾雅身边的人。

      ——

      “愿仁慈的神,给予温柔的两人,最美好的祝福?!?br/>
      ——

      完成了祈祷的克蕾雅,在塞莉的扶持下,站了起来。

      此时风暴彻底散去,温暖的阳光重新回到了世界。

      众人看向周围,残破的房屋,以及被风暴席卷过后的花田。

      一副惨状,却是生机勃勃,小小的屋子被打开了,蓝蓝的天空,以及各式各样的花儿遍布在了众人周围。

      开始也是结束,结束亦是开始。

      只不过前面蹭着克蕾雅的塞莉并没有兴趣观看周围的景色。

      “时间也不早了,经历了这么多事情,我就带着克蕾雅先回去休息会了,你们自己处理后事吧,我是懒得管了?!?br/>
      “请等一下,大小姐!还有一件事,需要麻烦你一下?!?br/>
      “哈——!”

      塞莉虽不情愿,但跟着莫德罗走了过去。

      ——

      这是众人来到辛格镇的第七天,也是必须要走的那一天了。

      只不过今天可以下午走,上午还是可以好好玩一会的。

      笼罩在城镇中的迷雾已经散去,现在是好好看看这个镇子真正样子的时候了。

      这可不是提恩说的,而是塞莉说的,这位大小姐的脑回路一直异于常人。

      虽说这几天,他们先是在迷宫里面四处碰壁,之后又莫名其妙的登上了星之塔,之后——又经历烈一大堆不知道怎么形容的事情,反正最后一切真相都浮出水面了。

      浮出水面,这么多麻烦事一股脑的涌出来,谁能分的清是什么什么啊。

      “说起来今天是几号?”

      这是下楼前,塞莉问库洛维。

      跟着塞莉也快走了有三个月了,这还是她第一次主动问起日期。

      库洛维是立刻回答了她。

      “已经七月了,新历的三九八年,七月一日?!?br/>
      “难怪今天起来感觉这么热,库洛维,我是不是该换薄一点的衣服?”

      “我想不需要,大小姐感觉热,是因为房间没那么透风,所以感觉有点热?!?br/>
      “耶——好想去海边清凉下,可不管我们怎么走,反正下一站是绝对不会到海边的?!?br/>
      塞莉莫名其妙的抱怨了一大堆,除了天气开始变热之外——就是天气热起来也就那样子,反正提恩是早就习惯了没有清凉日常的状态。

      至于塞莉的衣服,已经算是清凉了,虽说并不是平民衣物上的清凉,不管怎么说也是贵族啊,贵族还是要有贵族样子的,她的衣服已经算是尽可能的不严严实实了。

    看过《逆位皇帝》的书友还喜欢

  • 2018年宁夏青少年科学调查体验活动启动 2019-10-22
  • 《汶川十年·我们的故事》一:寻找向日葵 2019-10-21
  • 3岁小孩骑童车绊倒老人算交通事故警察这样解释 2019-10-18
  • 新疆普通高考评卷工作有序进行 2019-10-18
  • 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中那个装满母爱的书包 2019-10-13
  • 【专题】走龙江丝路 向北看发展 华南城 全国重点网媒龙江集中采访活动 2019-10-13
  • 关注养老金领取资格认证难:异地居住自证很别扭 2019-10-06
  • “中天·钱报”助学行动第12季启幕 今年再助640学子起跑 2019-10-06
  • 日防相致电马蒂斯 要美说明中止美韩联合军演情况 2019-10-05
  • 共享单车怎么骑过“过度竞争”这段路 2019-10-05
  • 还加上制裁伊朗引起价格飙升的石油战 2019-09-19
  • 只有资本主义会关门,社会主义,有无穷的爆发力 2019-09-10
  • 凯恩两球补时绝杀 卡利尼奇拒绝登场被开除 2019-09-10
  • “中国端午·诗意宜昌”端午诗会精彩上演 2019-08-23
  • Building sound economic fundamentals is the best way to allay a currency crisis in Pakistan 2019-08-23
  • 国丰彩票是不是黑彩 开直播需要什么条件 网上有什么赚钱方法学生 内蒙古时时彩五星走势全图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浙江快乐12选五走势图基本走势图 红包牛牛作弊器 四川快乐12追号宝典 足彩四串一 nba竞彩 1234a点c 0m 史大侠-网络赚钱博客 山东体彩十一选五结果 吉林快3走势图50期 五分彩万位稳赢公式 新疆时时一天开奖多少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