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一场全民参与的“除四害”运动:麻雀是怎么被“平反”的 2019-06-16
  • 覆盖31亿人口!一图告诉你上合组织有多牛 2019-06-16
  • 追寻峥嵘岁月的精神传奇(铸剑·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特刊) 2019-05-31
  • 物智 —频道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-05-31
  • 鹰潭:市委书记专题调研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 2019-05-27
  • 上学路上国歌响起   小学生驻足敬礼 2019-05-22
  • 保湿抗氧化 测欧缇丽葡萄水保湿舒缓喷雾 2019-04-29
  • 忻州 端午节假期旅游收入达59962万元--黄河新闻网 2019-04-23
  • 美司法部认为“邮件门”调查未受政治驱使但存在瑕疵 2019-04-21
  • 金正恩对中国进行访问 2019-04-21
  • 为了民族复兴·英雄烈士谱 2019-04-14
  • 肩负好新时代党的历史使命 2019-04-10
  • 浙大科研团队15载攻克歼20等飞机装配系列难题 2019-04-10
  • “龙江二号”微卫星传回地月合影 2019-04-07
  • 推荐6AT智雅型 长安睿骋CC购车手册 2019-04-07
  • 如何开一家彩票店 > 穿越之极品农家 > 第424章 滴血认亲

    河北快三走势图:第424章 滴血认亲


      如今,吴歧生死不明,府上已经是乱的不能再乱了,他自是不允有心之人来姿事的。

      谁知,吴半场才刚刚质问了一句,‘周二嫂’猛的跪在了地上,将脸上的帕子掀开,只见脸上全是些错综复杂的疤痕,看之惊心。

      连着将她领进来的姜氏也忍不住朝着旁边退了几步,好半响还没有从惊吓当中回神过来。

      吴半场是在商场当中求生存的人,什么人没见过,什么计量没见过,如今见着这妇人的脸颊,他也忍不住大大的吸了一口气。

      这妇人脸上大部分的皮肤都已经被烧的完全坏死掉了,他委实不明白,到底是有多么大的仇恨,方才会将他收拾到这个地步!

      迟疑之间,早已听见那妇人低声控诉:“老爷,这么多年来,你之所以找不着我,那全是因为夫人啊,夫人她将我逼害到了这个地步,我怎敢出来见人,只怕让她知道了我身在何处,早就被她一刀子了解了性命了吧?!?br/>
      吴半场面色怔了怔,虽然,他素来不喜罗氏的性子,可好歹罗氏也是他们吴家的当家主母,如今,不论是发生了什么事儿,自也是由不得别人来说长道短的!

      冷着一张脸,他猛的拍了拍桌面,震的桌面上的茶盏响动个不停。

      “她为何要这般待你,你就不怕我将你交给官府处理?”

      威胁的话语才刚刚从嘴里说出来,冷不丁的,却听那妇人笑了:“因为我知道她的秘密,她对不住老爷你的秘密?!?br/>
      吴半场的心猛的跳了跳,下意识的要问起幼娘的事儿,又觉得在近处还有这么些人,不论自家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丑事儿,却也是不能传出去的。

      正准备将周遭的人屏退开去,那‘周二嫂’却又是失声道:“老爷,府中的吴歧少爷并不是你和夫人所生,夫人当初生的可是一个千金啊?!?br/>
      “你说什么!”吴半场忽的暴怒了,拿起了案桌上的茶盏,顿时朝着外头砸了去。

      姜氏见状,连忙吩咐着周遭的下人退了出去。

      一时之间,屋子里就只剩下了他们三人,姜氏瞧见吴半场面色有些难看,脸上闪过了一丝了然,忙装出了一脸怒火道:“你这妇人,东西可以乱吃,话可是不能乱说的,我也不过是以为你要说幼娘的过往,想解一解大哥的怀念之情,没有想到,你竟这般恶言喷人!”

      那‘周二嫂’浑然没有一丝害怕,到了这时候,反倒是将腰杆儿挺的直直的。

      “老爷若是不信,大可以滴血认亲,别的我不敢说,我却敢跟老爷保证,吴歧少爷,绝对不是你的儿子!”

      吴半场瞪着她,虽不说话,可那哆哆嗦嗦的嘴角,已经泄露了他此时此刻的愤怒之情。

      姜氏见状,忙添了一把火:“我嫂子干嘛要抱养别人生的孩子,你可不能胡说八道?!?br/>
      “因为她要把故去的幼娘夫人死死地踩在脚底下,因为她要利用儿子来傍身,不论那儿子是不是她生的,终归是个男丁,养在身边也没有什么坏处?!?br/>
      ‘周二嫂’言辞激昂,一旁的吴半场竟被她这话语气吐了一大口血。

      姜氏吓了一跳,连忙让人请大夫过来查看,吴半场恍若未闻,只迈着大步朝着吴歧的房内走去。

      “大哥,你可得保重着身子啊,可不能有什么事儿啊?!苯瞎厍械慕凶?,却也是没有跟出去,目光朝着跪在地上的‘周二嫂’处看了看,嘴角露出了一丝得逞之笑。

      吴半场一路到了吴歧房中,吴十八迎了出来,以为吴半场是着急自己公子的身体,连忙道:“李太医已经尝试着将毒蝎子加在药物当中了,只是一直在试着量,老爷莫要担心?!?br/>
      吴半场不说话,猛的拔出了一把刀子,递给了吴十八。

      吴十八不解的看着吴半?。骸袄弦??”

      “让人打一碗冷水来?!蔽獍氤〕派砗蟮难就贩愿懒艘痪?,那丫头赶紧打了冷水来,吴半场将冷水和刀子一并的递给了吴十八,再不等吴十八多问,立马道:“取你家公子的一滴血?!?br/>
      吴十八很是古怪,弄不明白吴半场这究竟是什么用意,只瞧着他的面色十分难看,也不像是开玩笑的模样,这就支支吾吾的端着碗,朝自己公子面前走了去。

      刚到了床头,她终究还是十分不解的朝着吴半场看了一眼,吴半场显然是没了耐性,不由冷声道:“让你取他一滴血,赶紧的!”

      吴十八虽还有困惑,却也是不敢再迟疑,拿着刀子在吴歧的食指上隔了一个小口子,接着滴了一滴血在碗里。

      当他将血送到吴半场面前的时候,这见吴半场拿过刀子,在他自己的手上化了一个小口子,接着,很快又看到小口子在冒血了。

      当吴半场将自己手上的血挤到碗里的时候,吴十八忽然回过神来了。

      滴血认亲!

      他家老爷居然在滴血认亲,他是在怀疑自家主子什么吗?

      “老爷?”不敢置信的叫了吴半场一句,可此时此刻的吴半场哪儿还听得到任何人说话啊,他的目光和精力全部放在了碗里。

      这时候,只瞧见碗里,原本属于两个人的血竟丝毫没有要相融的趋势,吴半场终究是不甘心,又足足等了一炷香的功夫,那两滴血竟还是没有相融。

      吴十八也是惊呆了,关于滴血认亲,他也是有所耳闻的,只听说,若是亲生父子的血,到了水里,一定会相融的!

      而如今,自家主子的血和老爷的血竟丝毫没有要融合的意思,难不成?

      不敢置信的看向吴半场,吴十八只觉得脑海里一片空白,早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。

      “来人,将罗氏给我绑了!”再回神时,却是被吴半场的一声呵斥给惊住了,吴十八忙不迭的唤了一声老爷,就要跟出去,此时,院里头正好走来了李太医。

      李太医全然不明白刚刚屋子里发生了什么,他还在为研制出了解药高兴,想跟吴半场好好的说说,可这时候的吴半场哪儿还有心情听他扯这些事儿啊。

      李太医只觉得一阵疾风随吴半场掠过,再回头,吴半场已经不见了。

      “研制出解药,你家老爷不高兴?”李太医困惑的看了吴十八一眼,吴十八心知出大事儿了,可当今之际,还是先帮自家公子解了毒,其他都可以慢慢盘算。

      微微摇头,吴十八在不多言,这就将李太医朝着自家公子的屋子里引了去。

      李太医的药兴许还是起了作用的,吴歧吃了药之后,也不再抽搐,倒是稳稳当当的睡了过去了。

      倒是罗氏被吴半场关了起来,还亲自审问起了吴歧的身世,罗氏倒是个嘴硬的,说什么也不承认吴歧是她和别人生的儿子,气的吴半场扬言将她给休了。

      当吴歧再次醒来,已经是第二日的黄昏了。

      因为天冷,屋子里燃烧着炭火,窗门也并未紧闭,只是,屋子里暖热,他倒是觉得口渴的很,奈何屋子里根本就看不到一个人,他尝试着从床榻上坐起来。

      这时候,屋外,忽的传来了吴十八的声音:“怎么可能,我家公子如此年轻,怎么可能就这么没了?!?br/>
      吴歧听后,心中一震,只觉得内心深处疼痛不已,俨然就像是被万千个虫子啃咬着的感觉一般。

      他缓缓地伸手握住了心口处,嘴角渐渐地带上了一丝冷笑。

      好些年了,他最怕的事情,还是发生了吗?

      以前,想象着拿不到解药,大不了也是死上一回,可如今,他却做不到那么轻松,一想到街头还有一个让他难以挂心的人,他的心里就一阵难受。

      外头的谈话声渐渐小了,吴歧也听不太清楚了,或者,换言之,她也没有心思再去听了。

      片刻的功夫之间,倒是吴十八的惊呼声传来:“少爷,你醒了?”

      吴歧点头,指了指桌案上的茶盏,吴十八倒是激灵,立马会意的过去拿茶盏,这才刚刚将水喝到了嘴里,又听见吴十八低声道:“少爷,我去叫李太医,他要是见到你醒来了,一定会很高兴,那药肯定是起作用了?!?br/>
      “等等?!蔽馄绾鋈豢?,叫住了吴十八,在吴十八困惑的目光当中,他呼出了一口气:“把吴修远叫来?!?br/>
      “???”吴十八有些缓不过神来,平日里,虽然自家主子对二少爷多有帮助,却从来没有亲密到一醒来就想看到他的程度。

      眼看着吴歧不像是在说假话的样子,吴十八缓过神来,连忙点头,朝着外头跑去。

      待他将吴修远寻来的时候,这见吴歧面色苍白,虽不至于油灯枯尽的模样,但整个人的面色十分吓人。

      “我还是去请李太医过来吧,宁王身旁?!辈坏任馐私坝锼低?,一旁的吴歧已经伸了伸手,挡住了她喉间的所有话语。

      吴十八虽有担忧,却也不敢违抗自家主子的意思,只见得吴歧朝着他摆了摆手,他终是朝着外头走了去。

      房门刚刚被吴十八关上,吴修远终是忍不住了:“听他的又何妨,你现在,应该看看李太医?!?br/>
      他和吴歧之间,一早就背上了杀母之仇,所以,从头到尾,都做不到兄友弟恭。

    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    看过《穿越之极品农家》的书友还喜欢

  • 一场全民参与的“除四害”运动:麻雀是怎么被“平反”的 2019-06-16
  • 覆盖31亿人口!一图告诉你上合组织有多牛 2019-06-16
  • 追寻峥嵘岁月的精神传奇(铸剑·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特刊) 2019-05-31
  • 物智 —频道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-05-31
  • 鹰潭:市委书记专题调研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 2019-05-27
  • 上学路上国歌响起   小学生驻足敬礼 2019-05-22
  • 保湿抗氧化 测欧缇丽葡萄水保湿舒缓喷雾 2019-04-29
  • 忻州 端午节假期旅游收入达59962万元--黄河新闻网 2019-04-23
  • 美司法部认为“邮件门”调查未受政治驱使但存在瑕疵 2019-04-21
  • 金正恩对中国进行访问 2019-04-21
  • 为了民族复兴·英雄烈士谱 2019-04-14
  • 肩负好新时代党的历史使命 2019-04-10
  • 浙大科研团队15载攻克歼20等飞机装配系列难题 2019-04-10
  • “龙江二号”微卫星传回地月合影 2019-04-07
  • 推荐6AT智雅型 长安睿骋CC购车手册 2019-04-07